三十六章 红颜祸水
作者:大梦初晓 更新:2019-11-21

春水阁内有一方水池,水面泛着朦胧的淡青色,数不清的各种颜色的小鱼在墨绿的水草间游动追逐,偶有一丝涟漪在水面荡漾开来,那透明的,带着青色影子的波纹,像是一块轻盈柔和的上等织棉。

外面天寒地冻,阁楼内却流淌宛如春水一般的清水,这可是难得的景致,怪不得取名春水阁,听说有数十位奴仆日夜观察照看水的温度,一旦过低就会生火升温,不让水面凝结成冰。

如此诗情画意的景致此时却无人有暇欣赏,阁楼内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那个妖艳的红衣女子身上,平静的氛围下透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势,只可惜剑和弩是对准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燕青王夏烨势力很大,在青州与邻近的宁州衡州等地是如同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只差龙袍加身而已,当年那场权力角逐中获得众多大臣的支持,只差一步就能成为大顺的皇帝,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

虽然没能当上皇帝,可他的手段和心机却是无人小觑,连当今天子夏威对于这个野心极大的兄长都不敢痛下杀手,是念及兄弟情谊还是有什么顾忌无人得知。

夏烨虽然念佛,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之辈,谭逑能在青州获得残忍暴戾的名声,没有他的默许或纵容,谭胖子再胆大包天也不敢惹下那么多仇怨是非,由此可见夏烨是个极为护短的人。

谭逑或许不重要,一条狗而已,死了再换一条就是了,反正想做燕青王府恶犬的人大有人在,但夏烨心中有一块心病,病了很多年。

他没有坐上龙椅,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怨气的,哪怕这些年潜心修佛,也只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已,夏烨是个极高傲的人,高傲到不想看到任何人忤逆他的地步,但竟然有人胆敢杀了他的手下,这无疑是触犯了夏烨心中的逆鳞。

缉凶心切,所以夏烨一时没有克制住,就露出从未在外人面前出现的阴沉神色,不止魅姬吓得俏脸苍白,其他人也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范婧妃双手环胸,冷眼旁观。

夏烨脸上的阴沉神色只停留了一瞬,很快就恢复满脸和煦笑意,柔声道:“魅姬姑娘,本王只是开个玩笑,你若是实话实说,本王不但不会罚你,还会重重奖赏。”

姜懿脸上一副害怕的神情,仿佛被夏烨的威胁吓到一般,心中却在冷笑,果真姜还是老的辣,单单这养气功夫就炉火纯青,脸色变幻圆润自如。

魅姬低下头沉思,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方才出言质疑她的官员看见她的模样更认为她是词穷,有些得意地嘲弄道:“怎么?是不是有些无言已对,无法自圆其说,你把我们都当傻子么?怎么可能有杀手行凶后不杀人灭口?那也太扯了。”

此言一出,阁楼内响起一阵哄笑,那名官员虽然言语不善但所言属实,不少原本抱着怜香惜玉意思的男人都摇了摇头,不敢出声为美人说好话开脱。

谭逑一死,对魅姬动了心思的人不在少数,以前谭逑活着的时候,没机会尝一尝北汉贵妃的滋味,现在死了倒是随了许多人的心愿,那风雅楼喜欢钱?大不了沉甸甸银票砸下去,直接把这个魅姬赎回去,日日夜夜,想怎么把玩亵渎别人都管不着。

可现在,傻子都知道,燕青王已经动了真怒,那魅姬的言辞却有不少漏洞破绽,真是那刺客的同伙也说不定。

美人固然不错,但也带有命享用才行,万一要是跟那什么刺客凶手扯上什么关系,哭都来不及。

“奴家,奴家不敢说。”魅姬低着头,似乎有些犹豫。

夏烨略有深意的看了看四周,大手一挥安慰道:“魅姬姑娘但说无妨。”

“奴家要是实话实说,王爷能否保证奴家的周全?”魅姬轻声道。

夏烨有意无意瞥了一眼那个矮小老者,豪气道:“魅姬姑娘大可放心,有本王在,谁也伤不了你分毫。”

魅姬咬了咬银牙,似乎打定主意一般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那个年轻男子,所有人也都随着魅姬的视线好奇的看向姜懿。

范婧妃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环视四周,不少男人的眼神都飘忽向别处,不敢再盯着年轻男子看。

姜懿挠了挠头,似乎很是茫然疑惑。

夏烨挑了挑眉毛,默不作声。

好在魅姬的眼睛很快就转向别处,阁楼内每个人都被她挨个看过来,没谁敢正视她,仿佛被她看着就如同阎王点名一般,阁楼内的众人彼此开始疑神疑鬼,窃窃私语不断。

就在燕青王夏烨有些不耐的时候,魅姬望着他弱弱道:“那名刺客没杀我的原因是让我带个话给王爷,那人说虽然有王爷您照应着谭逑,但他多行不义,老天爷都帮不了他,杀了他也是让王爷知道青州还是有王法的,不能只手遮天。”

站在范婧妃身后的吴妈悄悄翻了个白眼,果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魅姬也就和姜懿是一路货色,说谎脸都不红一下。

众人哗然,个个怒斥出声:

“好大的胆子!”

“竟敢不把王爷放在眼里?在青州,王爷就是天大的王法!。”

“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夏烨抬了抬手,止住喧哗声,面无表情问道:“魅姬,那人可曾留下身份?他是不是姓段,名水流?”

魅姬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他只说让我带话,没说名字。”

随即也有跑江湖的头目站出来否认:“王爷,应该不是那个杀手段水流,段水流杀人一向是以嚣张天下闻名,要是他杀的,肯定在风雅楼留下自己的名号。”

“也是,想来谭逑还没那么大本事能引来这位顶尖刺客。”夏烨微微颔首,比较赞同。

周围众人都陷入沉思,若魅姬所言属实,那这故事可当真有些精彩了,在这青州还真有人敢跟燕青王作对的?

议论声响了片刻,一位富家翁打扮的老年人突然沉声道:“刘汉,我听说你们刘家有一个姓周的门客擅长剑法,生的虎背熊腰,力气大的惊人,而且还喜好龙阳,对女子不感兴趣,跟魅姬姑娘描述的有七八分相似,你看他跟此事有何...”

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年人的话语较高,阁楼内诡异般的静了静,所有人下意识望向一名中年人。

“赵胆英,我敬你年长我几岁,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我手下却有一名周姓剑客,但我刘某人行事一向光明磊落,绝不会做这种暗杀的勾当。”刘汉厉声打断老人的话,有些怒火中烧。

“啧啧,光明磊落?那去年是谁暗地里雇杀手要刺杀谭将军?”赵胆英撇了撇嘴,对刘汉的说法有些质疑。

夏烨没有吭声,也不阻拦两人的争执,站在原地平静的看着。

姜懿有些愕然,这女子简简单单的三言两语当真是用心险恶,难怪刚开始会那样形容刺客的体态特征,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打定主意要嫁祸给那个周姓剑客了。

他看向妩媚红衣女子,却发现魅姬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姜懿赶紧扭过头故作平静,心中却疑惑不已,看这魅姬的样子,似乎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无疑,那她为何不揭穿他?

莫非有更大的阴谋?

阁楼内的情况急转而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争吵的两人吸引了去,没人注意到这一男一女的异常。

刘汉气极反笑,阴沉道:“赵老头,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拿这事说事,一码归一码,去年谭逑调戏了我夫人,我只不过是一时气不过才那样说的,何曾当真过?后来在王爷的调解下我们二人和好如初,跟亲兄弟一般,这事你可以去问王爷。”

赵胆英轻笑一声,随意问道:“刘汉,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呲牙必报,吃不了亏,你会任由你头顶带上一颗绿油油的帽子?我看那刺客肯就是你手下姓周那个剑客,出手狠毒老辣,一剑斩去头颅,这劲道一般人可没有。”

阁楼内除了两人的争执声,没有人说话,没人表示反对或支持,反正就是不发表意见,这刘赵两家积怨已久,外人插话也只会里外不是人。

刘汉深吸一口气,争锋相对道:“好好好,既然你说谭将军是我手下周不换所杀,那为何杀死两个丫鬟的手法力道不尽相同?我看杀谭逑的凶手不止一个人,说不定是你和这个狐媚子勾搭在一起,为了陷害我所编造的故事。

退一万步说,要真是周不换所杀,我还敢明目张胆的站在这?”

“别妄想混淆视线,根本没那么复杂,你说杀人手法不同,那只不过是周不换的障眼法而已,主谋就是你,敢站在这,说明你没把王爷放在眼里。”赵胆英的话中透着一股坚决,似乎年岁已大洞悉世事,对这个刘汉吃的死死的。

赵胆英是文人出声,论嘴皮子,靠着经商起家的刘汉哪里是人家的对手,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脸上的神色变幻,有愤怒,有无奈,有怨气,有茫然。

连姜懿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这赵胆英句句用心良苦,这是存心要搞死这个叫刘汉的商人,也不知道两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刘汉缓了许久,才看向红衣女子颤抖出声,“魅姬,你这个祸水,那赵老儿给了你什么好处,非要和他一起置我于死地?你想要钱?我给你双倍价钱,不,十倍!”

魅姬皱了皱眉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遵从王爷的吩咐,用事实说话而已,至于那个周不换,我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过,何来诬陷之词?”

赵胆英嘿嘿一笑,脸上露出讥讽神色,敢跟我作对,这次看你怎么爬起来。

刘汉双手握紧,目露凶光,狰狞道:“魅姬,我要杀了你!”说罢就眼睛一红,朝着红衣女子冲了过来。

众人偏过头去,不忍再看,这刘汉看来是气糊涂了啊,这可一步是死棋,这种时候说这种话不是更让人怀疑嘛,就算他不是主谋,那还有回旋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