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轮回(大结局)
作者:安慕年 更新:2019-11-21

光彩涣散,一切尽都沉寂,众人看着天穹,眼中惊色未退。

“皇宇星盘,这件皇道圣器果然流传了下来,当年八妖乱世,辰星痕力竭身死,即便年迈也不至于如此,完全可以全身而退,果真是修为出了问题。”连长老喃喃自语道。

陆羽闻言悚然一惊,失声道:“前辈的意思是当年辰皇修为大损,并非气血衰败,方才被人有机可乘。”

“人族圣皇霸绝诸天,比任何证道大能都更进一步,他们的手段并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当年辰星痕似乎在谋划什么,所以导致修为大减,从而才有了后来的八妖封天。”连长老语气深沉,虽是推测,然而细想下去却让人后怕。

“皇宇星盘大有蹊跷,或许是辰星痕生命的另一种延续,更或许他当年根本就没有死。”慧无明突然说道,先如今他只身一人,妖皇殿此次几乎全军覆灭,死去的都是少年英杰,那是难以估量的损失。

“还望前辈看在家师的面子,护佑晚辈周全。”慧无明对着连长老拜道,目光有意无意之间向陆羽扫了扫,连长老眼睛微微眯起点了点头道:“跟着吧!”

“多谢前辈!”慧无明展颜一笑,长长舒了口气。

“这王八蛋!”郝文长心头暗骂,陆羽目光犯冷,然而碍于连长老的面子均未有任何动作。

“这是嘴鸥一关,在此之后便是这方大墓的核心所在了。”连长老幽幽地叹道,他一步踏出,浑浊的双眸突然精芒大盛,一道仙音想起,惶惶巍巍,自他体内而出,贯通天地,无数秘纹涌现,竟然有劫象四起,似乎是针对那道仙音。

“龙吟。。。”在场众人俱都变色,只觉得体内法力空虚,在这龙吟声中万法顿消,似乎都变成了凡人。

“轰。。。”天空中光彩如柱,龙吟之声犹如一柄利剑直入其中,蓦然间,一道虚空门户显现,空间乱流涌动如潮带着无尽的吞噬之力,瞬间侵袭了整片天地。

“走。。。”连长老大手一挥,龙吟尽消,身前一条金色通道陈铺延生,没入那道门户之中,众人身形一动,随着前者闯了进去,消失在了空间乱流之中。

眼前场景为之一变,一座高山耸立,直入穹顶,虽然依旧是在洞天之中,然而周围空间却大的不可思议,除却这座高山之外,洞天内空无一物,只有一座法台置于山前,映入众人的眼帘。

”这。。。这是。。。“突然连长老面色大变,双瞳陡然收缩,苍老平静的脸庞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淡定,他身躯微颤,直直地盯着那座法台,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众人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那法台之上并非空无一物,有一具石棺坐落在上面,准确来说是一副黑色铜棺,密密麻麻的符文秘箓刻满了棺身,显出诡异与神秘,远远望去那仿佛天宇一般的黑色光泽折射出妖魅的荒古,让人心头生出敬畏与无力之感。

“连爷爷,这是什么?”元雪萍往后缩了缩站在了连长老的身后,这黑色的铜棺太为诡异,让他有一种本能地抵触。

“诸天禁符,黑宇天铜。。。”不会错的,这是太古神话中的黑色古棺,辰皇大墓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他到底是在谋划什么?“连长老目光烁烁,眼中透出敬畏与惊疑。

“黑色古棺,那是什么?”陆羽开口问道,与此同时,将妖无一与元盎然护在了身后,连长老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叹道:“这是禁忌之物,曾经引起滔天劫数,当年被轩辕氏从丰都鬼城中带了出来,后来便不知所踪了。”

“禁忌之物?”陆羽眉头微皱,连长老说的极为含糊,似乎有难言之隐,他目光微沉刚要开口在问。

“郝师兄,你怎么了?”楚梦璇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带着一丝关切与急促,众人回过头来看了看,只见郝文长双膝跪地,两只手抱着头,浑身颤抖,口中发出闷声之声,看样子似乎极为痛苦。

“怎么回事?”陆羽面色微变,一步跨出来到了郝文长的身边,他双手按着对方的后背,一股真元渡了过去,却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丝毫回应。

“走。。。走。。。”郝文长咬着牙,突然仰面大吼,脸上痛苦的表情在此时显得越发狰狞。

“大师兄!”陆羽心头微沉,只见郝文长的双眼之中黑色的符文幽然跳动化为一簇无名之火,顷刻间,喷涌而出,将他全身包裹了起来。

“快走啊!”郝文长大叫道,黑色的火焰化为鳞甲将他全身覆盖,一双眼眸枯寂深沉,暴露在空气之中,在此刻犹如九幽冥河一般溢满了死气。他双手鼓动,一股奇异的力量袭来,似如裂天刀芒一般,竟然在瞬间破开了陆羽肉身,鲜血如柱喷洒,陆羽脸色大变急速退去,黑色的妖炎如跗骨之蛆将他的伤口不断撕裂。

“陆羽。。。”楚梦璇花容失色,一个闪身来到了前者身前。

“不要碰我!”陆羽面色惨白,显然受到了重创,他运转玄法,梵幽天炎涌动而出,不断消磨着那黑色火炎。

“吼。。。”郝文长如野兽一般,嘶吼之声震天动地,卷起的罡风如天刀横岳,将地面都割裂了开来,乱石蹦溅将众人逼退。不知为何,郝文长气势不断攀升,蓦然间,战力超绝,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弥漫了整个洞天。

“这幅摸样我见过,在妖典之中!”慧无明厉声叫道,眼中透出凶芒,他转身就走不作丝毫逗留,似乎对于郝文长特别忌惮。

“棺来!”郝文长的声音响起,沉闷可怖,竟然不似人声,他话音刚落,大道脉络涌现,那黑色古棺突然飞起,气势内敛却有不世道韵,向着慧无明砸去。

“噗。。。”血肉飞溅,一声鸣啼响彻,慧无明在那无匹的力量中陨落,化为了那口古棺的养料,所有的精血混同元神被前者所吞没,黑色的符文不断扭动,泛起清冷得光泽,向郝文长飞去,在他脚下沉浮。前者犹如一尊太古魔神,傲立空中,死寂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带着森然的寒意。

“入魔了吗?”元修大叫道,他一步向前,想要出手。然而却被连长老一把拦住。

“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枉送性命。”

“大师兄!”陆羽大急,看着连长老问道:“他到底怎么了?”

连长老目光烁烁,闪现出担忧之色,他面色难看不断地摇头,喃喃叹道:“妖门灾星,旱魃魁首。。。先祖偈语成真了吗?”

“吼。。。。”郝文长仰天长啸,声波泛起黑色炎纹,贯通天地,他乘着古棺腾飞而出,洞天轰然崩裂,一道虚空裂缝显化,前者瞬间没入其中。

“大师兄!”陆羽面色微变大声叫道,然而他还未来得及追出去,突然身前那座高山微微颤动,一道虚影从山后浮现,高大威严,有皇道仙音。

“辰星痕。。。”元修出声叫道,脸庞泛起惊疑之色。陆羽驻足望去,那高山之后竟有辰皇法相显化,然而却与他之前见到的有些不同,如星辰一般的眼眸中刻印着一枚繁复的秘图,似如太古道文一般,晦奥难懂,有无名之力,那一眼望去,日月衍化生出雷霆,在那双瞳间跳动。

“气息有些不同了,简直就如同。。。。妖。。。。”元雪萍惊疑不定,眼中透出疑惑之色,他看着辰星痕,人世间关于他的传说在此刻浮现了出来。

“难道他真的是妖族?”就连元盎然这个小不点都提出了疑问。在场众人,只有连长老古井不见,双拳紧握,过了半晌方才摇头叹道:“果然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元雪萍回头问道。

“辰星痕昔日曾经得到过一位至高存在的传承,甚至得到了那人的血脉,所以他才能在心流源之后平定妖怪两族。”连长老回答道。

“什么人?”陆羽追问道。

“妖皇。”连长老唇角轻启吐出了两个字,众人微微动容却听前者继续道:“或许当年他有机会成为妖皇殿真正的主人,重现轩辕的荣光。”

“砰。。。”突然,辰皇法相散去,那座高山颤抖得越发厉害,乱石迸溅,竟然有一尊石碑从中冲了出来。

“快看,那上面有字!”妖无一眼睛最疾大声叫道,然而那字体古怪,却无人认识,唯有他眼眸之中放出奇芒,看出了端倪。

“那上面写得是什么?”陆羽问道。

“天碑起,北海覆。旱魃至,九州出!”

妖无一双目空洞,读出了一段文字,然而他话音未落,突然那尊石碑轰然破碎,一座大阵从中横飞了出来,绚烂的光彩弥漫周天,整座虚空瑟瑟发抖,洞天在这一刻坍塌,那座大阵太为绚烂,缓缓升至空中,宛若太阳一般,普照着整个妖怪之乡。

“这是什么?”妖怪之乡沸腾了,无数强者出面,陆羽等人身处其中,无尽的威压不断传来,有劫象生成,化为了那大阵的养料,无数把神兵潜藏隐现,似乎是这座大阵的阵眼。

“砰。。。”天地大动,在北方有劫云涌现,火红连天,整个世界都在摇动,无数的景象从空间缝隙中显化出来,哭喊吼叫之声震天动地。

“不好,北海崩乱,万古凶穴再现云川!”连长老面色大变,说出的话石破天惊。

“轮回,轮回。。。”变故接二连三,一道宏音响起,广大无名,陆羽微微动容,目光向那座大阵投去。

“怎么啦?”楚梦璇开口问道,陆羽眼睛微沉:“你没听见?”

“听见什么?”

“轮回,轮回。。。”那道声音变得更大了,金色的光彩从中跳到,化为一道金色的锁链,凌空乱舞,突然,陆羽心房跳动,丹田处一团紫色光华在此刻升腾,仿佛火焰一般跳动不息,这丹田紫氲是他在闻道山所得,沉寂多时不想在此刻竟然生出异象。

“轰。。。。”无匹的紫芒冲击而出,陆羽肉身渐渐裂开,楚梦璇等人大惊失色,然而还不算完,那大阵中金色锁链轰击而来与那紫色光芒相互连通。

“轮回,轮回。。。”天地一片绚烂,众人双瞳陡然收缩,陆羽在那金紫两色光华中渐渐消融,仿佛墨水一般。

“陆羽。。。”楚梦璇泪雨蒙蒙,变故赖得太快,她想要冲上去,却被元雪萍一把拦住。

“我要死了吗?”陆羽神识飘忽,仿佛就要消失一般。

“宿世轮回,九州再现!”陆羽元神晃晃悠悠,仿佛一簇火焰一般,不死天经,蛮古战诀,大衍剑阵。。。几种力量混在在一起,与那紫氲中升华,没入元神之中,陆羽神灵不灭,只觉得眼前天地一片清朗,天宇渐渐重开分明,一个新奇的世界将他重新接纳包裹。

这一日,大地大变,地倾东南,北海汹涌泛滥,万古凶穴现世,上古道统尽归人间。

完结!!!

陆羽的故事到这一部就告一段落了,敬请期待第二部《九州录》(暂定)。下面的计划是写另外一个故事,叫做《天命王印》,构思了很久,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当然不会像《云川记》这样挖这么大一个坑(ps:我知道我无耻了,毕竟不想太监,也不想烂尾,所以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新书发布时间应该放在四月份,具体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