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章
作者:甘笔 更新:2019-11-15

微娘喘着粗气,看着面前的尸体。

她的手中握着一柄华贵的匕首,匕首的柄上镶嵌着数颗宝石,鲜血沿着匕首尖一滴滴落了下来。

之前在酒席上和她谈笑宴宴的三皇子此时正伏尸在她面前。

微娘的心跳得很厉害,手却非常稳,慢慢站了起来。

如果不是铃姑配制的药,凭她一个在牢中呆了段时间的弱女子,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杀得了三皇子。

幸亏当日铃姑配了麻药,顺手给了她几颗,而她又交给了翠儿保管。

这次在牢中,见过陆活后,微娘一直觉得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便又从翠儿那里将麻药要了回来。

没想到果真派上了用声。

只是三皇子不愧是皇家子弟,或许皇室里的人对于避毒抗毒自有自己的一套手段。照铃姑的说法,这麻药只要一颗就能麻翻两三个壮年男子,可是微娘生怕药量不够,放了两颗在酒里面,三皇子喝完后竟然还有力气起身冲向她。

而微娘被铁链锁着,避无可避,只有抵抗。

三皇子虽然手脚不似之前那般灵活,依旧将她压在了身下,双手扼住她的喉咙。

幸而她在胡乱挣扎之时,抽出了三皇子腰间的匕首,随手挥动之下就刺进了他的腹部。

三皇子脸上带着惊意,慢慢倒了下去。

微娘坐起来,大口喘着气,生怕三皇子未死,又当胸刺了他一下,眼见他没了气息,这才顺着床头滑坐到地上。

两世的仇,竟然这么轻易就报了?

当初她心心念念着报仇,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反而有些不敢相信。

事情走到这一步,她已经不再存着脱身的指望。她已是东宫那边的弃子,现在又背负了杀死三皇子的罪名,太子殿下必然不可能再用她,最有可能的就是把她当成杀死手足的凶手,当众斩首,以堵天下幽幽众口,同时为他自己搏一个兄弟情深的名声。

不过,说不定不等殿下知晓,这三皇子府里的士兵就会将她当场格杀吧?

微娘并不害怕,心里只有解脱。

终于结束了。

手刃仇人,也不枉她重生一回。

虽然兄长情势不明,但以他的智慧,必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况且有沈杀和铃姑在那边,将他平安救出来的可能性很大。

希望兄长以后能娶一个贤惠的嫂嫂,为顾家开枝散叶。

还有沈杀,真是可惜了。本来她回到京城之后的这段时日刚刚想通,如果能脱身离开的话,必然会回应他的那一段真情。

前世今世,两辈子加起来,她都不曾品味过情爱的滋味。没想到这次刚刚动了点儿心,就要命归黄泉了。

就是不知道沈杀会怎么样?

不过,不管怎么说,三皇子伏诛,她也算替他报了仇,如果他还有良心的话,希望能多记住她一段时间,不然,她顾微娘也太亏了。

曾几何时,顾微娘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哎,真是亏大了。”微娘喃喃自语着,脸上却慢慢升起一丝笑意。

解脱了,真好。

从重生起就背着的重担,不对,应该说是从前世就一直背着的重担,现在,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放下来了。

趁着那些人还没发现三皇子死在这里,微娘一点点想着以前的事,想着挂念着的那些人,从顾三思开始,甚至连铃姑和陆活都有。

至于翠儿,她倒是不怎么担心。

翠儿虽然是火狐狸,可是却机灵得很,而且表面上也和她没有太大的牵连,除非它自己忍不住,不然只要它想逃,基本不会有谁抓得住它。

再说,大牢那边她能挖洞进去,太子府这边,它又怎么挖得进来?

不必担心。

刚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地动山摇的几声,虽然这里的密室,依然觉得地面在颤动,周围的东西都抖了几抖。

怎么回事?

微娘一把推开三皇子的尸体,站了起来。

隐约地,有喊杀声传来。

奇怪,这可是宫里,谁敢做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

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慢慢向前走了几步。

可惜铁链不长,她连一半的路都没走到就停下来,只能狐疑地看着门口。

忽地,一个黑影闪了进来,她立刻举起匕首刺了过去。

“当”地一声,匕首被击落在地,她则落进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里。

“沈杀?”她迟疑地喊了一声。

这个男人不是应该在边城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沈杀紧紧地抱着她,挥剑斩断她手上的铁链,带着她冲出了密室。

外面,一群蒙面人正和三皇子府里的侍卫激斗,沈杀带人出来,迎面碰到两个侍卫。那两个侍卫刚刚出手,沈杀已经闪过两人,急匆匆跳出战圈,沿着殿顶向外而去。

看着竟似对宫中极熟的样子。

微娘虽然满腹疑团,却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她本已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此时一旦获救,数日以来心中的担心忧惧全都爆发出来,沈杀似乎知道她心意一般,伸手拂过她的睡穴,让她在自己的怀里沉沉睡去。

等微娘再醒来时,入目竟然是顾三思的脸,旁边还有沈杀和铃姑。她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翠儿正盘着身子,在她身边睡得香。

这些日子,她也累坏了。

“哥。”她轻轻叫了一声。

顾三思疼惜地看着她,半晌,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微娘,你喜欢沈杀吗?”

微娘愣了一下。

这种情况下,她有很多事情要问,有很多事情要说,可是从来没想到,兄长会突然问这么一句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出来。

她的不回答在顾三思眼中便成了默认,他转头看向沈杀:“你来吧,好好待我妹妹,不然我饶不了你。”

微娘察觉不好,张嘴刚要说话,沈杀伸手在她身上拂过,她再次昏睡过去。

等她醒来时,她正坐在一辆疾驰的马车里,沈杀坐在她身边,翠儿则盘在另一边,探着三角脑袋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先吃些东西吧。”沈杀将手里的碗递了过来。

微娘在他的帮助下坐起来,一声不吭地把东西吃了。

很多事情,她隐约有些猜测。不管猜得对不对,都得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追问。

再说,她深信兄长和沈杀不会害她。

沈杀见她吃完,惴惴地看着她:“那个,大姑娘,你可以问了。”

看来他知道微娘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微娘想了想,道:“我们脱离危险了?”

沈杀点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说说吧。”微娘揉了揉脑袋,道。这些日子用脑太多,再加上在牢里呆了那么久,身子有了损伤,虽然睡了这么久,却依然觉得疲乏得很。

沈杀见她似乎没有生气,便将事情一点点都说了出来。

原来微娘对三皇子下手的时候,正是沈杀等人在顾三思的布置下潜进宫中之时。由于有人引路,这些人走得很顺利。及至沈杀在一个太监口中得知三皇子此时正和顾三思在密室之后,立刻冲过去救人,恰巧看到已经杀死了三皇子的微娘。

他按照顾三思的吩咐,把微娘从宫中带了出来,一直带到顾三思身边。而顾三思和他有个约定,那就是在微娘醒来后,会问问微娘对他的印象,以决定微娘的去留。

如果微娘对沈杀一点儿意思也没有,顾三思会带着微娘继续过之前那种两人共用一个身份的日子,但是那时用顾三思这个身份的将是顾三思本人,微娘则只能深深地隐藏起来。

如果微娘对沈杀有情,顾三思就允许他将微娘带走,两人远走高飞,过他们想过的日子去。

正因为这样,顾三思才在微娘醒来之时,问出那么一个问题,而微娘的沉默和脸上微微的红晕显然让顾三思意识到了什么,这才让沈杀带自己的妹妹离开。

听了他的话,微娘很长时间没有吭声。

三皇子府哪是那么好进的?就算顾三思将《谋术八卷》全部融会贯通,毕竟一点儿人力积累都没有。他能布置人潜到三皇子那边,只能找人合作。

而这个可以合作的人,最可能的就是太子。

只是,如果太子殿下知道顾三思和顾微娘两人做过的事情,会大度到不怪罪她们吗?太子是未来的君王,他们两人共用一个身份,又多次通过了太子殿下的试探,其实已经算是犯了欺君之罪。

难怪兄长会急着将她送走。

他是怕太子在她身上做文章吧?

“我们合作的人不是太子。”许是看出微娘想的什么,沈杀解释了一句。

微娘一怔。

不是太子?那还有谁有这般实力在宫中翻云覆雨?

沈杀道:“我并不识得那人,但是那人是萧紫带过来的。虽然萧紫确实和太子走得有点儿近,不过后来我听大公子说过,他们并不是东宫那边的人,而是和暗里三皇子势力相斗的那一伙。”

暗里的三皇子势力?

“那三皇子暗里的势力是怎么回事?”微娘问道。

“三皇子的母妃是前朝的血脉,本朝建立之后,将前朝皇族斩杀殆尽,却漏了一个怀了孕的宫女。那些人将宫女救了下来,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这样代代相传,便是前朝血脉。三皇子的母妃进宫是那些人的设计,本想让她伺机刺杀陛下。可是不知是怎么回事,刺杀之事尚未成行,她竟然已经有了身孕。于是她便宣称,可以让自己的孩子登上皇位,这样本朝的江山便顺理成章地成为前朝江山。那些人被她说服了,成为她暗中调动的势力。后来她死了,她的儿子,也就是三皇子,就成了这些人的主子。”沈杀道。

微娘点点头。

这确实能解释为什么当年三皇子幼小却依旧在江南及其他地方布下那么严密的局,还能对她顾家下手。

因为他们的主子从来都不是同一个人。

张氏对付顾家长房应该是三皇子设计的,但是她嫁进顾家二房却应该是三皇子母妃的授意。不然的话,三皇子若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厉害的头脑,必不会这般轻易就死在她的手上。

“那萧紫他们?”

“萧紫他们本身属于另一个暗中的势力,这个势力隶属于朝廷,却只有每代的皇帝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的任务就是肃清前朝遗留下来的势力,因为从太祖皇帝起,就一直认为民间必然还有一部分前朝血脉存在。正因为这样,他才暗暗发展了这么一些人,专为这个目的而生。”沈杀道。

太子虽然是未来之君,却终究还不是皇帝,因为他和萧紫交好,却并不知晓萧紫的真正身份。

“萧紫直接听命于德妃娘娘,德妃娘娘的一个远房亲戚也是这个势力中的人,可惜被三皇子的母妃察觉,灭了满门。德妃娘娘和萧紫一直暗中追查这件事,大姑娘记不记得萧紫有段时间总是缠着我们问点心的配方?那是因为那点心的做法原本是德妃娘娘远房亲人家传的食谱,找到那配方的持有者,就能找到当年血案的幸存者,就能找到线索。”

原本是让人惊悚的宫廷秘闻,可是微娘听着,却平静得很,似乎听得不过是寻常事情。

待沈杀说完之后,她才突然问道:“既然我哥哥和萧紫他们合作,又知道了他们这么多的秘密,又怎么可能脱得了身?”

“大公子不可能脱身的,他自己知道这一点,当初在找萧紫他们合作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萧紫其实早知道大姑娘和大公子两人用同一个身份的秘密,不过他从来没说出去过,更没告诉过太子殿下,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向大公子和大姑娘表示诚意。另外,大姑娘从边城回到京城后来又入了大狱,也是由萧紫的人一直暗中照应着,这才将大姑娘的身份顺利隐瞒了过去。”沈杀道。

难怪,她一直觉得奇怪,果然是有人在暗中注意着她。

其实,人人都不傻,都在心中拨着自己的小算盘。

“你们是怎么从边城那边回来的?”微娘再次问道。

见到兄长,她就知道这些人安全了,只是事后总免不了问一问当时的情景。

毕竟她被带离边城押回京城时,兄长他们还在游牧部落那边。

说到这里,沈杀突然沉默了一下。

“怎么了?”微娘问。

“哦,没什么。那尤章王一直想看看我,查验我的身份。后来我去看他时,从他那里见到了和师父那里一样的信物,知道师父必然和他有关系。他问我的事情,我说我是个孤儿,师父捡的,还把师父捡到我时的信物给他看。尤章王看完后说,那几样东西,都是尤章部落王族的东西,当初师父走时带走的。换句话说,师父骗了我,其实他应该是我的父亲。”

微娘愣了一下。

她可没想到沈杀的身世还有这般曲折的地方。

只是,明明是父子,为什么非要硬说不认识呢?

或许,沈杀的师父当年也有自己的考量或者说是难言之隐吧?

“认出了这些,尤章王把我当成了他的兄弟,等我带着大公子回到边城之后,知道了你被送往京城的消息。于是尤章王和我们商量了一个办法,假意攻破边城,给中原施加压力,同时我们这些人悄悄潜回京城,查探你的消息。”

“尤章王这么听你的话?”微娘很是意外。

沈杀脸上出现尴尬的神情:“我跟他说,你是我的妻子。而在尤章部落,妻子只能娶一个,就算先相公离世,相公也不能再娶。当然,反过来也一样。所以……。”

所以,尤章王疼自己的这个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兄弟,当然舍不得让他“守寡”,再加上他也确实有踏足中原的野心,这就顺理成章地完成了。

“黄将军他们呢?”

“黄将军他们本来也是萧紫那边的人,有了萧紫的命令,自然会配合我们从事。”沈杀道。

难怪一切都是这么顺利。

就是不知道德妃娘娘她们是早就发现了三皇子的身份,还是这次顺藤摸瓜才得到的消息?

“大公子和萧紫他们合作的条件就是放大姑娘离开,不让大姑娘掺合到这里面来。”沈杀道。

“萧紫他们竟然同意?”微娘皱起眉头,不是她不相信沈杀,而是她明白,萧紫他们既然手中有绝对的权力,就没可能会对一个毫无根基的男人妥协。

“大公子同意加入他们,他们的势力这些年和三皇子的势力斗争,损伤很大,尤其缺少大公子这样的人才。”

他们急于吸纳顾三思,再加上在他们看来,微娘再聪明再厉害,不过是个女人,是女人就有弱点,不值得像对顾三思一样,两者取其一,当然要选她的兄长。

“不对!”微娘猛地坐起来,“你们动作这么大,陛下不会发觉吗?”

就算皇帝知道萧紫这些人的存在,不代表他会允许他们向他的儿子下手。就算三皇子有一半前朝的血脉,毕竟还有一半是他的。更何况,皇帝他们之前可未必知道三皇子是前朝遗脉。

“陛下很久以前就中了三皇子下的毒,那毒是慢性毒,会潜伏很久才发作,潜伏的时候根本查不出什么,一旦发作就很难解毒。陛下这些日子一直昏昏沉沉地,连奏章一类都是由成王爷和德妃娘娘再加上太子殿下共同协理,哪里还会管得了三皇子这边的事情?”

微娘默然。

三皇子向皇帝下手,当然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打算毒死皇帝自己登上宝座,没想到反而是这一举动让他丧失了最后活命的机会。

当然,其实皇帝好好地也未必有用,因为杀了三皇子的不是太子不是德妃娘娘,而是她顾微娘。

而照沈杀话里的意思看,陆活投靠的成王爷表面上与三皇子联合,其实暗里却是太子那一边的人。

连合作对象都分不清立场,难怪三皇子会一输到底。

“我哥他……。”

“大姑娘放心,大公子暗里是萧紫他们的人,明面上又一直是太子殿下看重的谋士,这次立得大功,必会成为朝堂之上第一人。”沈杀道。

无双国士?

“更何况,大公子的为人……看得出来,其实他一直想走这条路。”他又补充了一句。

是啊,站在朝堂之上写意风流的原本就应该是顾三思,只是前世顾微娘习得了《谋术八卷》,他只能以戏王的身份成为三皇子的替身。

对于这一点,微娘不是看不出顾三思的遗憾。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京城之后,微娘默出《谋术八卷》交给顾三思的原因。

“可惜没来得及问清楚三皇子为何朝你师父……你父亲下手。”微娘道。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大公子说,三皇子既然有那种背景,手伸得不短,自然也要往游牧部落那里晃一晃。只怕他是查到了我师父的真实身份,有了笼络之意,又一时没有把握,索性下了杀手,再对我有所图。”沈杀道。

微娘点点头。

“铃姑怕大公子一个人支撑不来,主动要求留下来了。不过我看她那样子,似是对大公子动了情的。还有,我们离开时,听大公子说,陛下的毒怕是撑不了几天了,只怕这几日就会归天。另外二皇子也中了三皇子的毒,虽然不重,却终归要静养一段时日。萧紫能瞒得了太子一时,瞒不了一世,现下我们离开正是时候,不然等太子殿下腾出手来,得知你的身份,你就无法再走脱了。”

说这话时,他的话里却有几分不在意。

在他看来,怎么可能走不脱?虽然太子殿下是未来君主,可是他现在身后也站着尤章部落,太子如果想留人,就得考虑一下会不会再启战事。

毕竟,尤章王答应不踏足中原,完全是看在沈杀的面子上。若沈杀有了什么万一,他尤章王可巴不得长鞭一挥,箭指中原的。

“我们要去哪里?去边城吗?”她问。

“不,去我们之前说过的山清水秀的地方,一起隐居。”沈杀的声音充满了柔情。

微娘伸出手,将翠儿抱在怀里,带着笑意倚在沈杀的肩上。

这一世,在大牢里时原以为已经山穷水尽,没想到此时竟然柳暗花明。既然命运没有抛弃她,那她就必然要好好地活下去。

马车外,草长莺飞,春意正浓。

作者有话要说:唔,这是本文最后一章了,算是把前面所有的伏笔都交待了一番。

本来想上个月结文的,而且也确实坚持了一段时间,但后来每次坐下时,腰都会隐隐作痛,再发展下来,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痛,不敢弯。后来检查说是腰间盘突出,只是还不算特别严重,让我每天尽量别坐着,多站起身走走,或者躺着。

所以这段时间一直站着或者躺着,偶尔想码字,母亲看到了就说:“你又坐下了?医生说什么了?”

这两章是昨天晚上趁母亲睡着之后在自己的小屋里偷偷码出来的,结得有点儿仓促,但也只能这样了。本文结文之后,我会一边治疗锻炼一边攒攒文,攒下个文的稿子,等病没什么问题了也攒够了稿子,才会发新文。

这篇也就这样了,感谢一直以来陪着我的亲们,就是因为有你们在,我才能有勇气一直坚持下来。爱你们!祝各位亲工作顺利,学业进步,心想事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