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灵魂的交融
作者:田螺 更新:2019-11-15

  “还有一个呢,怎么不吃了,来,吃完。”紫竹满眼含笑,殷勤地递上盘中唯一的一枚蓝影果。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方尘歌砸吧砸吧嘴,味道确实不错,但作为礼貌,吃东西的时候,习惯在盘中留下点残余,这样显得不是太难看。

  看竹子的意思,是让我吃完?难道这果子有问题?在这一瞬间,方尘歌心中转过无数念头,甚至连肚子都在他的暗示下隐隐痛了起来。

  “不吃了不吃了,好东西也要注意分量,剩下的一个你吃了吧。”方尘歌抚了抚肚子,一脸讪笑。

  放下唯一的蓝影果,紫竹站了起来,走到浅蓝色的窗前,借着淡淡的余晖,影子被拉得老长。

  “既然你心中生了怀疑,不妨直说,我们俩之间似乎不需要再做无妄猜测,这样太累。”

  “那你告诉我,这果子有没有问题?”方尘歌迎着余晖,抬头仰望着那个修长的背影,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回头一笑,整个人都处在阴影中,显得有些狡猾,“蓝影果本身没有问题,它是百年寒冰之气的凝结,对人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悄悄松了口气,方尘歌脸上的表情也不那么僵硬了。

  “问题是你吃的太多了,一枚蓝影果是百年的寒冰之气,你一次吃了九枚,就是九百年的寒冰之气,试问,你的身体能一下子承受这么多的能量吗?”紫竹接下去的话,差点让方尘歌晕倒。

  “那你还放那么多在盘子里,是不是成心害我?”被紫竹这么一说,肚子不痛了,浑身冷了起来,脸色发白,九百年呐!这家伙说话什么时候开始大喘气了,这不是折磨人吗?

  “那是大家的食量,谁让你贪食。”一点都不为方尘歌担心,紫竹依然站的笔直,笑得优雅从容。

  “你这家伙也不阻止我,最后居然还让我吃完,说,你安的什么心?”

  “既然都九百年了,多一百年也无所谓,正好凑够千年,恩,这个数字吉利。千年仙果成就一个贪吃鬼。”紫竹看着方尘歌着急无措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方尘歌冷静了一下,紫竹应该不至于要害自己,可今天这事儿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太大意了呀,明明感觉这家伙没有危险的,自己的感官对危险的感知一向很准,难道在这人身上不灵了?

  “说吧,究竟是什么办法可以免去爆体而亡的下场,别兜圈子了,耍人很好玩吗?”胃中已经开始翻腾,发自内心的寒冷正一步步侵入自己的身体,蓝影果开始发挥效力了。

  “我们家族有一秘法,浓缩为一句话,千年灵气为媒,可牵一线,这一线指的就是两人之间的心灵感应,你也可以理解为互相感知彼此的情绪,心情,位置之类,如果你愿意,吃下这最后一枚蓝影果,我可以施展这个秘法,把你体内的千年灵气,转为媒介,化去,后果也要想清楚了,是我们彼此相互感应一些东西。”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心灵感应总比爆体而亡好吧!都九百年了,还来问我怎么选择,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嘴里嘟囔着,把唯一一枚蓝影果也塞入了口中,这次入口可没有什么甘甜,心中只有苦涩,自己这是着了紫竹这家伙的道儿了,这才是他送给自己的大礼吧,

  嘿嘿一笑,不慌不忙地来到方尘歌身前,两人盘腿坐下,彼此相对,脸色都凝重起来,“这个秘法要求两人要坦诚相见,彼此敞开心灵,不可有任何的阻碍,连灵魂都要彼此交融,你做好准备,不要抵挡。”

  身体内,千年的寒冰之气在肆虐,在叫嚣,在寻找出口,方尘歌已经没有办法说出任何话,全部的心神都用来抵挡寒冰之气的狂轰乱炸,勉强点了点头,就闭上了眼睛,任由紫竹把如玉般双手放在胸前。

  终于,寒冰之气找到了出口,汹涌的灵气如同开了阀的洪水,通过紫竹的双掌,涌入体内。在秘法的作用下,化为点点星光,星光的范围在逐渐增大,直到把两人包裹其中。

  方尘歌的心神逐渐沉入意识海,偌大的意识海中,精神力还在飞速运转着,每旋转一周,就会有一丝细小的增加,这就是迷魂术中精神力修炼的好处,可自行修炼。

  突然,一团星光闪现,在没有光源的意识海中,好像一盏明灯,煞是好看。

  不知为何,方尘歌好像能明白这团星光的用意,稍作停留,星光便慢慢引着方尘歌如同白色饭团的心神走向了一条星光带。

  在星光带的中间,一团比自己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紫色光影,静静等在那里,方尘歌有片刻的犹豫,真的要这样做吗?虽然竹子说的有些模糊,方尘歌又怎会不明白,灵魂交融的后果就是秘密的共享。

  回忆了一下自己心底可以称之为秘密的东西,对米尔大陆的人来说,也许不可思议,但对于神秘的紫竹呢?想到紫竹的神秘来历和强大实力,方尘歌突然觉得自己也许赚了,紫竹的秘密一定不比自己少,心神无端兴奋起来,迫不及待地靠近,紫色光影和白色小饭团在这一瞬间融合了。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用方尘歌自己的话说,可能比高潮来临的那一瞬间还要爽,最终的结果,两人都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随着星光带的逐渐泯灭,两人只得逐渐分离,各回各窝,分离后的白色小饭团,染上了淡淡的紫色,面积也比原来大了一圈,让人想起了那圆滚滚的可爱企鹅。

  慢慢睁开眼睛,紫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起自己在灵魂交融那一刻的想法,方尘歌苍白的脸上突然泛出几朵红云,突然,方尘歌的眼睛睁得溜圆,一下子从台子上蹦了起来,一脸暴怒:“死竹子,你骗我,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你的秘密,而你却把我的秘密全偷走了。”

  人影一闪,紫竹已经到了门口,回头,笑得那叫一个妖孽:“小尘歌,那是因为你实力不如我,等你哪天超过我的时候,自然可以感受到我的秘密。”

  “实力,实力……”喃喃低语几声,方尘歌呕得想骂娘,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呢,看来不管在什么事情上,实力都是评定一个人的首要标准。

  “那你究竟是什么实力?”

  歪头想了一下,“反正比这个世界的垃圾剑圣强。”

  “垃圾剑圣,拜托,那我还有什么希望。”在这位眼里,这个世界的强者居然成了垃圾,方尘歌已经无语了。

  平静的冰晶世界,因为这两位少年的到来,热闹起来,不知道那天小青和程飞的游览过程是什么样的,可方尘歌看得出来,这两人简直成了水火,互不相容,见面就吵,彼此看不顺眼也就算了,可话题往往波及无辜人群。

  “我们公子是最完美的人,世界上没有人能和公子比肩。”小青一脸骄傲,公子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无可撼动。

  “别自恋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程飞一撇嘴,那样子,要多不屑有多不屑。

  “哼!我看你就是妒忌。”污蔑公子,是小青所不能容忍的,特别是这个满脸臭屁的家伙,看着就不顺眼,若不是看在方尘歌和紫竹关系不错的份上,早一拳打过去了。

  “我妒忌?”程飞一脸不可思议,小青的话好像是天方夜谭,“就他那一副冷漠薄凉的样子,有什么好妒忌的,要说完美,我看尘歌才是最完美的人,对兄弟将义气,对朋友真心,对敌人狠辣……”说起方尘歌,程飞就一脸笑容。

  “不是吧,方尘歌有那么好?不过公子对他倒是挺特别的……”小青想起这几天发生在公子身上许多不可思议的的事,陷入了沉思,以前从来都是一脸淡然的公子,这几天的笑容比过去十几年都多,话也多,对人更有耐心,总之,越来越具有人类的各种情绪了。

  “是啊,他们之间好像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让人难以插足!”

  冰晶世界的最深处,紫竹正一脸凝重地盯着眼前的浅黄色冰晶,“浅黄色是目前我遇到的最难以破除的冰晶禁制,别看这是一块普通不过的寒铁冰晶,但其中蕴含的思路困扰了我半年,现在依然毫无头绪。”

  “为什么要破除这些冰晶上面的禁制呢?”这些冰晶好看是好看,用处也仅仅是可以打造兵器,方尘歌并不认为紫竹需要那么多的冰晶,这其中一定有别的原因。

  提及此事,紫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方尘歌一愣,心底传来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淡淡无奈,这是紫竹第一次表现自己的情绪,永远一脸淡然的紫竹居然也有无奈的事?方尘歌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强大的紫竹充满无奈。

  “这要从我的来历说起了,你是偶尔失落在这个世界的,而我则是被人扔在这个世界的。”

  “什么?还有人有那么大本事,把一个人扔到另外的星球?”方尘歌一直把米尔大陆所在的世界看成一个星球,这是受了多年科学教育,思维中最根深蒂固的东西。

  “不错,我只有达到那人的要求,才可以自己回去原来的地方,而这些冰晶上的禁制,便是对我的考验,若是连这些禁制都破不去,也就无法取出里面的寒泉之眼,然后打开寒泉。”

  “这么说,你一直呆在白色冰湖的目的就是打开寒泉?”

  “不错。”

  “然后呢?”所谓寒泉,一定是液体一样的东西,打开之后要怎么办呢?方尘歌有些不明白。

  “我要收集寒泉之水,这就是此行的最终目标。”紫竹看着眼前固执的冰晶,眼眸中闪着坚定的光芒,像在发誓,也是在给自己打气,不放弃,也不能放弃。

  “这么说你总有一天要离开米尔大陆?”

  “不错,一定要离开,因为那是我一直为之努力的目标,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艰险困难,我都不会放弃,不过到时候我会带着你一起。”轻柔地摸了摸方尘歌的头,声音中带着无穷执着与信心。

  真的可以离开吗?爸爸妈妈姐姐,还有程飞,所有的亲人朋友怎么办,自己舍得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