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风云之一密会
作者:天下谁人不识君 更新:2019-11-15

    以下隆重推出康宁同学为本文所撰写的番外篇,非常感谢她对本文的支持!!! 

  漠北风云之一:密会 

  是夜,星光晦暗,只一轮新月当空,周围浮动着一层轻袅如烟的薄云,如银的月辉给云层的边缘染上了淡淡的光晕,风吹云动,一时间瞬息万变。 

  突然,天边的地平线上浮出一抹幽魅的黑影,急驰如闪电般,渐渐驰近,却是一人一马。 

  一路踏沙疾行的马儿通体银灰,体态优美、昂首扬尾。而坐骑上的人,身着一袭黑色披风,衣袂随风翻飞如帜。此人驾驭娴熟,压低身形俯于马背,以减少快速前行时的阻力。 

  大漠夜色茫茫,迎面而来的寒风忽然吹落了坐骑上人儿的风帽……只见那人面容清俊无比,一双水蓝色的眼眸,如寒潭冰凝,眼睫浓长而微弯,眼神却是不着半点柔和般的坚毅。 

  他竟是瀚达尔族的大祭司——贺延! 

  前日,贺延意外收到君宇珩的飞鹰传书。按日子来推算,应该是自己救下狄霖,给君宇珩潜送至密涵后第二日,睿王便动身从遥遥中土赶至了大漠边陲。数千里之遥,前后竟只用了十多天,可见一路上行程密集,毫无停歇。 

  英明神武、淡定泰然的睿王,当真就只为了区区一名羽林卫士、广威将军,而涉险进入茫茫大漠,瀚达尔边境,这充斥着战争与血腥的荒蛮之地? 

  虽然自己早已在心中权衡盘算过,也预计过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却怎么也料想不到,睿王竟会如此的利落决绝。让人毋庸置疑,狄霖在他心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踏燕”是一直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坐骑,它是大漠之中为数不多的大宛名驹汗血宝马的后裔,真可日行千里,绝对名不虚传。贺延大约子时驾马自王庭出发,丑时已接近了边关小塞——达坦。 

  达坦小塞,原是承熙王朝在与瀚达尔边境交界处设立的小郡,因为地理位置特殊,长久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当两国政策稍缓和时,达坦小塞又充当着瀚达尔百姓与承熙百姓以物换物,进行商品贸易的集市。 

  丑时三刻,贺延已悄然抵达小塞的暗堡,突然爱马“踏燕”步幅惊乱、踏碲嘶鸣,贺延轻轻拍抚马脖,捋了捋鬃毛,以示安抚,随即顺势跳下马背。 

  但见不远处的胡杨树下,暗影一闪,出现一名黑衣人,向着贺延走来。 

  远观那人吐纳沉稳、步履轻快、踏沙无声,想必一定是内功深厚且轻功了得! 

  “敢问阁下可是瀚达尔族的祭司大人?”黑衣人遥遥拱手,以传音入密问道。 

  “正是。”贺延出示君宇珩的密涵中印有图章的一角。 

  “请入堡内,主上已等候多时了。”黑衣人目光一扫,已是确认正是君宇珩的御印无疑,侧身让路。 

  贺延将爱马交于那黑衣人,从容转身进入了堡中。 

  暗堡之内,红烛摇摆,借着昏暗不明的烛光,映入贺延眼帘的,是一位身着玄色素衣的人,此刻正面对窗外,负手而立。当他缓缓转过身来,有如一束淡淡的轻柔月光无声地流入,倾泻了一地。那绝世的容颜,犹如天际高悬的朗月之中的广寒谪仙。周身散发着如玉般温润的气质,看似柔和,却又让人感到丝丝的疏淡,无法亲近而且遥不可及。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摄去了撒利耶的全部心魂,让他日日心念神伤却又辗转不得,只能够夜夜酗酒沉醉、欲火难消、彻夜难眠。 

  贺延怔怔地看着君宇珩,心中渐渐渗出一丝难言的苦涩…… 

  “久违了,贺延。”君宇珩率先打破沉默,声音还是那样如轻叩玉石般清亮而好听,那双淡定清冽如深潭古泉的眼眸,此刻正与贺延对视着,“本王先在此谢过,多谢你救了狄霖一命。” 

  “不敢当,不过是机缘巧合救下了他,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经受那么大一场暴风雪尚能活下来,也算是上苍见怜,狄公子命不该绝。”贺延不禁轻轻别过眼眸,一如既往地感觉到君宇珩目光的深不可测,他几乎不敢与之对视。 

  寥寥数句之后,两人又再度陷入沉默。堡内一片寂静,静得仿佛可以听到各自的心跳声。 

  君宇珩不落痕迹地细细打量着贺延,一如初见,身材还是那般纤细,白晰的肤色毫无大漠风沙吹抚过的一点痕迹,没有一丝的瑕疵,清秀美好如同女子。那双如晨曦般淡蓝的眼眸,由于长途跋涉,带着些许倦意,此刻正失神地看向别处,一副怅然有所思的模样。 

  良久,贺延回过神,从袖中取出一个卷轴,轻轻置于旁边桌面上,缓缓打开,道:“这是王庭地形以及守卫、暗哨的分布图,上面还详细记载了守卫、暗哨换防时间。” 

  君宇珩只是淡淡看过去,一语不发。因为他知道,贺延此时是在向自己展示手中的筹码,想必是别有所谋,目前,只有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这里,王庭北角的偏殿,就是囚禁狄霖的地方。”贺延指了指图上标记的红圈继续说道。 

  “这可算是给本王莫大的人情?贺延,你意欲何为,不妨直言相告。”君宇珩似乎心系于狄霖,救人心切,且志在必得,他并不想再多耗费时间。 

  “话已至此,在下就明言了。请您在不损我族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救走狄公子,并保证下令撤回驻扎在边境的十万精兵。当然我族也会信守承诺,不再侵扰贵国边境,边关解禁后,可以达坦为媒介,开通并保持两国百姓的通商贸易。”贺延深吸一口气,顺畅地吐出心中的话语。 

  边境,目前应以和为贵才是上策,贺延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况且眼下,当务之急并不是对胡族用兵,而是肃清承熙王朝内部的反对势力。 

  “本王冒昧,敢问贺延,你只不过是族中的祭司,并无权决策胡族的用兵事宜,何以保证你族不再侵扰我国边境?”思索片刻,君宇珩缓缓提出质疑。 

  “双方可以立下和议文书,诏告天下!族中各位议事长老都主张以和谈为上,福泽百姓。何况木以成舟,相信汗王会遵循的。”贺延亮出手中的王印,因这些时日撒利耶疏于政事,暂由贺延代理处之。盗用王印,对贺延来说,简直就是探囊取物。 

  “盗用王印,罪名不轻,你赌上性命,可值得么?”君宇珩那淡定如深潭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贺延,他的声音低吟,从语调中能体会出关切之意。 

  毕竟,是他救下了狄霖!当乍闻狄霖身陷险境、生死未卜之时,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心仿佛被揪扯般的剧痛,也许在不经意之间,自己悄然爱上了狄霖,而不自知。等到失去后,方才醒悟,悔之晚矣! 

  如若不是贺延,只怕现在自己面对的除了悔恨,还有狄霖的尸首吧?潜意识里,对救下狄霖的贺延充满感激之情,但眼下双方对立的胶着状态,君宇珩不得不收敛着情绪。 

  “多谢睿王体恤!在下这么做,只是为保本族能稳固昌盛,早已将个人的生死致之度外!他日,相信汗王也会体谅我的良苦用心!”贺延淡然一笑,从容答道,眼眸深处却充满着凄然之色。 

  “好!本王,答应你!”君宇珩颔首同意,拿出随身携带的文房四宝,摆至案前,挥手疾书。 

  和议书一式两份,贺延细细看过后,与协商的内容大致相似,除退兵、解禁、通商外,还减少了出关税收。当下,贺延以胡文在和议书的下方,重复写下同样的内容。核对无误之后,双方郑重地盖上印章。 

  贺延将和议书细细卷好,再收于袖内,转眼去看了看外面。 

  但只见窗外一片月色如银,在这月光之下的大漠一望无际。 

  在向君宇珩起身拜别之际,仿佛想起了什么,贺延解下了别在腰间的一个荷包,从里面取出一颗色泽如火的丹丸。 

  “还请睿王见谅,狄公子武功盖世,在下也是为保周全,才给他服下了一些压制内息的药物。这是此药的解药,服后半个时辰就可全解。只是药性猛烈,会有些不适反应,但绝无生命之忧!” 

  君宇珩接过丹丸,却并无丝毫惊讶之色,这一点事实上也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以狄霖的武功之高,若非被下了药,又岂会轻易受制于人? 

  君宇珩并不说话,只微微颔首,看着贺延俯身一礼,退了出去。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