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蛇鸟之战
作者:无业穷民 更新:2019-11-21

  东方九不由目光一凝,看见了一只全身银色,展开双翅有一米多长的鸟类,轻松地滑翔进鸟群最中间处,是一只银翅王。

  银翅王是鸟类非常罕见的,实力可比战王级。

  在大荒山中果然异兽很多很多,两颗异果就引来了战王级的一只银翅王,还有黑铁鸟等二十几只战将级的鸟类,数千只其它的凶鸟,在天空中黑压压的一片。

  万蛇谷中的蛇类同样不甘示弱,水缸粗大的巨蛇出现了,率领十几条水桶般大的角蛇,把怪树围在了中间,凶狠地盯着天上的鸟群。

  还有较小的蛇类,比角蛇更加的恐怖,但悄悄地隐藏到四周去,等待着发出至命的一击。

  鸟群看似很多凶恶的鸟,庞大的一群冲击下来,要想抢走异果,也是有机会的。

  其实,黑色小蛇和金王蛇实在是太恐怖了,跟本就不是那些鸟群所能敌对的。明里是在守护着异果,实是一场捕猎,为众多的蛇类提供一次饱餐。食物,对万蛇谷中的蛇类来说,永远是最短缺的。

  一黑一红的异果散发出的香味更浓郁了,在几里外都能闻到,对于鸟类来说,甚至几十里外都能闻到一点点特殊的气味。这种气味对鸟类的诱惑太大了,就像苍蝇闻到血腥味。本来许多弱小的鸟类,因为黑铁鸟等凶恶的大鸟的威慑,远在十几里外不敢前来,此刻却忍受不了诱惑,都发疯地围了前来,数量不是几千,几万都不止。

  单只弱小的鸟类,小的没鸡蛋那么大,大的也如一只鸡,但架不住量多,也是一支生力军。

  蛇鸟即将引发出争夺大战,东方九早就知道危险,躲在一颗树下,迅速砍了多截的木头,制成一个简单的盖子,类似一囗大铁锅,一边藏身进去,一边观看着事态的发展。

  一黑一红的异果从十余日前就开始散发出香味,到了今日,终于是完全的成熟了。只见拳头在的两颗果子,在外壳上有了裂缝,裂缝渐渐地扩大,更浓的香味也散发了出来。

  很快,天上的鸟群有了一些的变化,此时不攻击,只怕得不到异果了。

  哗哗地一片翅膀拍动的声音,无数只鸟类直冲向异果。这些都不是最凶恶的鸟类,而是数量最多的弱小鸟类,忍受不了香味的吸引,不畏生死地冲了下来。

  太多的鸟类黑压压地俯冲下来,如雨点般急坠而下,声势极是惊人。

  十多条角蛇围绕在异果树的四周,却是大喜之下,纷纷张开比身子大几倍的大嘴,迎向从天上掉下来的可口食物。它们的任务,不是制止鸟群,而是大吃一顿。

  太多的鸟类落了下来,角蛇也大量地吞噬,但一时之间,又能吞下去多少了。还有无数的鸟类落到了异果树的上方,却怪异地在一丈范围内,纷纷弹射而出,且死得不能再死。

  仔细的看去才知道,不管有再多的鸟类接近异果内一丈,就必定有许多道金色或黑色的鞭影一闪,便纷纷断爪碎脑,倒射出去。

  一黑一金的两条小蛇,连战皇级的人物都不敢轻易招惹,对付弱小的鸟类自然是轻而易举,异果周边一丈范围内,什么鸟闯进去都是死还弹射出来。

  正当弱小的鸟类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向异果树的时候,银翅王和其余的凶恶鸟类也开始行动了,目标却不是异果,而是四周范围内的其它珍稀的药草。

  它们都是有一些灵智的动物,察觉到一黑一金两条小蛇非常的恐怖,才不会傻傻的冲下来送死,趁乱之时一黑一金两条小蛇无暇他顾,把目标定向那些平时不可得的现在却有机会可得的珍稀药草。

  一场蛇鸟争夺异果的大战,实质上是蛇类在获取大量的食物,而有灵智的鸟类把弱小愚蠢的鸟类充当炮灰趁机获得其它的好处。当然,四围所有的珍稀药草,也有剧毒的蛇类隐伏着,发生的争夺战也非常的激烈。

  有些凶恶的大鸟死在了蛇囗之下,毒蛇吞不下鸟身,就吞食鸟的头。能够生长到一定的实力的鸟类,而且稍微有一些灵智,身体便不是普通的血肉,鸟脑更是精华所在,是蛇类的大补之物。

  也有许多剧毒之蛇被鸟类攻击至死,不但珍稀的药草被抢走,还被开膛破肚挖出蛇胆。蛇胆同样是蛇身上的精华所在,也是鸟类的大补之物。

  一场大战,看得东方九目瞪口呆,原来人类时常为争夺某些东西而群战,动物却少有见到有组织的群战,这次是大饱眼福了,这个大陆真是无奇不有。

  这场蛇鸟之战一小时后,更多的蛇类从万蛇谷外边赶了进来,为首的银翅王吞食了几株药草和多条剧毒蛇类的蛇胆,终于满意地率先退走,其余的黑铁鸟等也不傻,得了好处后也悄悄地溜走了。

  而当作炮灰的弱小鸟类,在大量的死亡后,余下的不多,在大战后心惊肉跳,抵消了异果奇香的引诱,也四散飞走。

  四周安静了许多,只有蛇类在吞食散落在地上的鸟尸。

  东方九看向那两颗异果,只见异果都裂开了外壳,露出了一颗漆黑和一颗鲜红的果核,表面光滑如夜明珠大小。

  浓浓的香味消散了不少,但几十米内仍旧可闻得到。

  哗啦!一声。水缸粗的巨蛇吃饱后,肚腹处胀大一倍有余,慢吞吞地开始离开,十几条角蛇跟随在后,一条连着一条,把地面磨出一条触目惊心的沟路。

  然后许多的蛇类陆续离开。

  东方九又走到异果树近旁,紧盯着两颗异果,猛吞口水,但要在黑色小蛇面前夺走异果,无异于做梦。

  此时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在怪树黑枝黑叶的一边,还散落一大堆的鸟类尸体,都是全身发黑,连剧毒的蛇也不敢吃。

  毒树毒果,东方九心中惊疑不定。

  不对啊!散发出的香味这么浓郁,又吸引来这么多的鸟类,果实怎么可能有毒,而且是剧毒。

  是了···这真是一棵怪树,左边黑叶黑果是无味的剧毒之物,右边红叶红果是好东西啊!

  应该说两颗异果都是宝,只是需要的人或动物选择不同而己。

  黑色小蛇两眼放光地盯着那颗黑色的果核,对比之下它的头都比果核要小一些,但它张开了嘴,却轻易地吞下了果核。

  圆圆的果核从黑色小蛇的脖子上,慢慢地滑动着,直到滑动到蛇腹。

  看着黑色小蛇吞食了剧毒的黑果,东方九紧张地在心中默念:“吃了一个就够了,剩下的一个红果核让给我,一定要让给我,求求你了,黑蛇,黑兄,黑大爷。”

  黑色小蛇看了一看红果,又看看东方九一眼,然后什么都没表示,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了,回到老窝不知那里的洞穴中睡觉去了。

  “果然要留给我的,给你吃那么多的烤肉,现在是连本带利收回,哈哈!”

  东方九大喜过望,却又吓了一大跳,大叫一声:“不要啊!···”

  只见金王蛇在红果的旁边张开了大嘴,好像这颗红果是它亨用的,到头来东方九还是一场空。

  “蛇兄,你就把那颗红果核让给我吧!你那身子金光闪闪,比金铁还硬还结实,吃下这个红果核多半没啥用处。我却在同,我吃了一定好处很大。”

  “你吃了我好多个月的烤肉,让给我一颗果核,行吗?”

  “我再给烤几个月的烤肉给你吃,行吗?”

  “你还有良心吗?我付出了这么多,求你给一个果核还不行,你太过份了。”

  “蛇兄,求你了,行不行?”

  东方九紧张地说了一大堆,金王蛇虽和他相处了八个月的时间,但不能听得懂人类的太多语言,不过也猜出了他的意思。

  金王蛇合上了大嘴,又摇头晃脑地发出嘶嘶的声音,好像要告诉他什么。

  东方九见金王蛇合上大嘴,松了口气,同样听不懂金王蛇的话,而且蛇类没有什么丰富的表情,也难以猜测出金王蛇的意思。

  金王蛇摇头晃脑的,极有可能是不同意让红果核。

  “那个红果核,让给我吃,让给我吃,懂吗?”

  东方九急中生智,指了指红果核,又指着自己张开的嘴,做一幅吞咽的动作,心想:“金王蛇应该了解自己的意思了吧!会不会让给自己红果子呢?”

  却是没想到,金王蛇之前张大嘴巴,并不是想吃果核。这种红果核,它已经吃过了几个,比其它珍稀的药草好吃得多,却没比珍稀药草的功效更多,吃不吃没啥大不了的,本来就是留给东方九尝个鲜。

  这棵怪树的精华其实是那一颗黑果,红果只是香味很浓很浓的假货,这就是金王蛇的看法。见到东方九又是说又是比动作的熊样,小孩子般大乐起来,然后突然张大嘴巴,猛咬向红果核···

  难道是金王蛇觉得光亮如夜明珠的红果核只是一般般的,索性吃掉,让东方九猴急去,好在一边偷着乐。

  东方九大惊之下,张开了嘴,一声不要还没说出。

  金王蛇轻甩一下尾巴,红果核便准确地落入东方九的嘴口,还没尝出什么滋味,使滚落入腹中。

  东方九彻底的呆住了,前一刻还百般的想要求得红果核,下一刻红果核已不知啥味地吞入腹中,好久才艰难地骂出了一句:“我靠,我被一条蛇当猴耍了。”